文章好久沒有引用詩詞了,送上一首剛剛看到的〈鷓鴣天〉

 

  〈鷓鴣天‧送人〉辛棄疾

  唱徹陽關淚未乾,功名餘事且加餐。

  浮天水送無窮樹,帶雨雲埋一半山。

 

  今古恨,幾千般,只應離合是悲歡?

  江頭未是風波惡,別有人間行路難。

  

  最近送別的人還不夠多嗎?好多事情接踵而來,可是我什麼也做不了。只能默默接受,默默承受這些浪頭。

  江頭一直都是風波險惡,人與人也是,難的是那種遺憾。

  那天跟一個朋友吃飯,他直言了:「為什麼四年的情誼,可以在一瞬間消失殆盡?」

  我也很想問,為什麼。但是無可奈何,這個答案誰都給不了,可是誰的心裡都知道──這就是成長。

  

  許多人都在為自己的未來努力,而我呢?

  我想飛,可是我找不到方向。

 

  今天去聽了一場日本留學的講座,大概知道去日本要準備些什麼基本配備;

  之前也有去歐美遊學展覽,「溫哥華電影學院」,很誘人。

  我知道我只能去一個,也有很大的可能兩個都去不成,

  只是現在猶豫,我的時間,可能只夠我學一種語言,英語或是日文,而這語言將直接決定我可以去的方向。

 

  小說、劇本、音樂、電影、動畫、戲劇,我想做的事情有好多好多,可是我一項都做不成。

  我想飛,飛向那片鷓鴣天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風滔 的頭像
風滔

「武」文弄墨‧碧血丹青

風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