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心雨〉2013.04.22

  大雨的那一端,走來一個人。他沒有傘,他的眼睛是紅色的,上面被雨水佈滿了濕潤。

  「那不是雨水,」他這麼對我說:「是淚水。」

  我不以為然,很久很久,我早忘記怎麼哭了:「朋友,請不要說笑,你還記得怎麼哭嗎?」

  「當然,」那人的面色顯得很正經:「你想著悲傷難過的事情,你就會想要哭了。」

  「悲傷的事?」我左思右想,捧著紅葡萄酒杯搖晃了數下:「怎麼會有難過的事情?我太太去世的時候,我也沒哭;我母親離我遠去的時候,我也沒有哭;更別提我那不肖兒子因為車禍死去的時候,我差點沒有笑出聲來……」

  我正要繼續講一些世人認為是悲傷的事情的時候,那人怒氣沖沖的打斷我:「你還是不是人?」他揪著我的衣領,令我格外喘不過氣。

  直到酒吧的眼睛開始投向這裡,他鬆手了,然後朝著四面八方打了個揖:「各位失禮了,他是我的一個朋友,一個故人而已。」他的臉色開始變得不好意思。

  我突然哭了,哭得比誰都要傷心,眼淚一滴一滴的從臉上滑落,那人看得傻了:「你為什麼要哭?」

  「我哭是因為我想笑啊……」我伸袖子抹了抹眼淚:「當你在意別人的眼光,你就不敢大怒、大笑、大喜、大悲了。」我這句話的聲音說得非常大聲,開始酒吧又有很多眼光朝著投來。

  「你……你可以小聲點嗎?」那從雨中走來的男子面紅耳赤。

  「我說啊,」我指著那人的鼻子:「你還記得你什麼時候大笑的嗎?」

  那人從自己生下來,細數了求學、求職、求偶,卻輕輕得搖了搖頭:「我已經忘記了。」

  「沒錯,當你學會哭的時候,你已經忘記怎麼笑了。這世界教會我們的就是這樣,可是悲傷已經太多,為什麼不多點笑容呢?」

 

(完)

 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風滔 的頭像
風滔

「武」文弄墨‧碧血丹青

風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