問世間情為何物──台大俠義文學心得(五)

 

  這次講的,是關於武俠小說中的愛情模式。

  武俠小說中參雜言情小說的成分,最早是從王度廬開始;王度廬本來就是言情小說家,從言情小說轉寫武俠小說,便把他熟悉的愛情這一套,搬到武俠小說裡面。王度廬最為人讚賞的,就是寫情,他從「情」演化出「俠義精神」,他的武俠小說是種悲劇俠情小說,寫情寫得纏綿悱惻,蕩氣迴腸;寫義寫得慷慨俠烈、血淚交併,被視為「武俠悲愴命運交響曲」,有興趣的可以閱讀他的作品,相關作品有:《紫鳳標》、「鐵鶴五部」:《鶴驚崑崙》、《寶劍金釵》、《劍氣珠光》、《臥虎藏龍》、《鐵騎銀瓶》,其中《臥虎藏龍》就是知名電影的原著作品。

  武俠小說中的作者,對愛情萌生和發展過程,與現實採用不盡相同的模式,男主角成為傾慕的對象,女方則採取積極的示愛行動,臥龍生、東方玉、諸葛青雲、司馬紫煙提供大量例子,而金庸也大概沿用相同格套,如郭靖黃蓉、張無忌趙敏、令狐沖跟任盈盈……等,而這樣的寫法,主要是把男主角塑造成具英雄品格的人物。

  另外提到,武俠小說中男主角常常遇到的不只一個女生,作者如何善了,通常有兩種方法,一是全部娶過來,其二是透過安排,讓男主角只跟一人成婚,眾美傾心是武俠小說常見的愛情模式,也可以說是俗套,梁羽生則是不太愛用眾美傾心這套。

  再來是武俠小說中關於情慾的描寫,梁羽生、金庸筆下的男女以純情為主,古龍、溫瑞安等後起作家,則在純情之外有較多性行為和性心裡的描寫,自有小說以來,輕微的、能夠被社會所容許的色情描寫,始終是小說的一個重要元素,而色情描寫在很大程度上,可能是吸引讀者閱讀暢銷書的動因之一;而除了愛情,不少武俠小說家在書寫朋友、手足、親子、師徒之情都有獨到之處,例如古龍,就是一個特別擅長寫朋友豪邁俠情和仇敵間的相互敬重。

  金‧元好問〈雁丘辭〉的上半闕寫道:

 

 問世間,情為何物,直教生死相許。

 天南地北雙飛客,老翅幾回寒暑。

 歡樂趣,離別苦,就中更有痴兒女。

 君應有語。

 渺萬里層雲,千山暮雪,隻影為誰去。

 

正是李莫愁時常歌吟的,《神鵰俠侶》是部很成功的武俠小說,但它也是「情書」,他的情寫的纏綿悱惻,淒楚動人,相較於郭靖黃蓉是正格的愛情,楊過小龍女就是變格;小龍女是個純陰的生命,她可以不經歷人間事,一樣可以活得好好的,而楊過恰恰相反,他是純陽的生命,而他渴望人間事,而楊過純陽的生命,也引來許多受傷生命,如陸無雙、程英、公孫綠萼都會依附其上,只是可惜,楊過心中只有小龍女一人。

  陸無雙、程英、公孫綠萼的生命,由於本質柔順,受了傷不會立刻發作,因此只有委屈、有沉鬱,而無能自行紓解,因此唯有渴求他力的支持。李莫愁卻不一樣,武三通是因情入瘋,而李莫愁卻是因情入魔,她生命的活路被封死,這時就算有真愛在她眼前,她也無法再重返善良了,所以在書中,人人皆慕楊過,只有李莫愁不知,最後只能哀吟她的「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生死相許」的悲歌,踏火而逝。

  最後提到金庸其他小說的愛情模式:

 

(1)愛到深處──卑微

《笑傲江湖》中令狐沖對小師妹、任盈盈對令狐沖

 

(2)愛你所以離開你

《白馬嘯西風》中李文秀愛上哈薩克人蘇普,蘇普卻與阿曼相戀

 

(3)愛情替補

《天龍八部》裡段譽與王語嫣

 

(4)說愛要趁早

《書劍恩仇錄》霍青桐與陳家洛

 

(5)愛是自己的事

《笑傲江湖》裡最懂令狐沖的,其實是小尼姑儀琳,愛情是「我愛你,但是和你沒有關係」,儀琳的愛情就是如此。

 

 

  這次心得到此為止,下一次是最後一次,要說武俠小說的武器、武功組成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風滔 的頭像
風滔

「武」文弄墨‧碧血丹青

風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