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210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板上之前有些「已發表」或「未發表」的討論,這是台灣文學獎不論大小都有的一貫
規定,投稿作品不得在任何公開形式發表,不論出書或著是部落格,有此情事被發現
者即剝奪資格。大家也都很遵守,要發表的作品不是藏在硬碟,就是私下流傳親朋好
友。前陣子學校辦了個校內文學獎,就發生了這件事:兩篇主審青睞的文章,被發現
已於網路上發表過,就此剝奪資格。我不是當事人,不知道當事人做何感想,但打這

風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極沉的黑色武俠──讀沈默《天敵》

  開學初,為了尋找英文課本,去書局一趟,看到明日武俠出版的《天敵》,白色的書皮、黑色的劍,還有斗大、令人熱血的武俠介紹──「唯有讓天敵劍變色的人,才是新一代家主。」我的武俠閱讀嗜好很簡單,基本上是來者不拒,當下就注意這本。翻開來閱讀之後,剛開始覺得他的結構很殘破,但是一部一部讀下去,就被這深深的黑暗所吸引。

  《天敵》的敘事結構非常特別,他是用一代一代的故事下去環狀書寫,然後中間夾雜故事的末代主角,每代中間,都有一個末代主角的際遇或索性說是獨白,就這樣一篇一篇閱讀下去,而每一代,他的故事不會說滿,你必須自己從前篇、後篇來拼湊;再來就是他的文字,《天敵》其實有點黃、有點暴力,他的書中有很多大膽地關於性的描寫,但對於我這種閱讀傳統武俠小說的人來說,並不會覺得反感,他不像黃易的這麼頻繁,《天敵》的敘述有時露骨、有時隱晦,我覺得是作者很高明的地方;暴力則是「武」中不可避免,作者發明一種語言來形容斬首,也是略顯新意,在此便不劇透了。

  《天敵》這本書,帶給我很大的震撼,原來武俠小說可以這麼寫,他的敘述結構很偏向嚴肅文學,也就是每每放榜的文學獎中,榜上有名的作品,常常都是高深莫測,前讀、後讀、從左讀、從右讀,讀不出個所以然,但是《天敵》介於嚴肅與通俗的中間,你可能要花點心思來讀他,卻不會讓你空手悻悻然而歸。

  《天敵》裡有一句大概是這麼說的話:「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天敵。」我覺得說的很有意思,人常常放棄一件事物、半途而廢;製造仇恨、攻擊他人,其實都是由自心而來,若自己的念善、心直,你就能在寧靜之中默默變強,變得更能發光。

風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《迷航》

01

  一九七六年的午後,記得那年的夏天沒有很熱。

  一支藍色原子筆,跟台上老師的粉筆畫的路徑似乎一樣,都是振筆疾書,但是生物老師書寫的是重點,而我寫的是青春。

  沒有很熱的夏天,心內卻還是熱的;離聯考不到二十天的倒數,想的不是考什麼,而是考完要如何揮霍,揮霍青春。

風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說故事的魅力,與創作核心

 

  這次是去台北參加客家青年編劇班,一點心得,順便紀錄一下所學。

  八月底還是九月初吧,在批踢踢戲劇版看到一個「免費青年編劇培訓班」,當下點開來看是客家委員會的活動,帶著完全不會說客家話的身分,唐突填了報名表,夾帶一份武俠作品,九月中便知悉是其中一員。剛開始覺得應該是還好,就跟上俠義文學一樣,當作學習,但今天去才感到些微壓力,結訓還要做一個大約三十分鐘的舞台劇,所以筆記寫得特別勤勞啊。

  這禮拜的講師是甘耀明老師,甘老師的上課很好玩,這節課主要是先教我們創意發想,以及如何獲得靈感。甘老師提供他自己的靈感來源,他會常常讀報紙,然後把一些有趣或是他認為有用的新聞,從網路上截下來,放在自己的檔案夾裡面,然後若是之後創作寫到有關的東西,就可以去找,例如之後想要寫一個男生跟女生搭訕,但你不清楚細節,就可以找相關新聞,來作個發想。

風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前言

  溫世仁第八屆短篇作品,落選啦啦啦啦,雖然是意料中的事,但難免失落。

  不過沒有關係,當作練習,一次一次的精鍊!

 

  這篇主要是想要傳達「宿命」的題旨,若當初劇情中沒有去干涉,那籤辭會是那樣嗎?

風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